第195章 芭比Q了(1 / 2)

破怨师 涂山满月 6428 字 14天前

-

翌日风清气爽,宋微尘起了个大早,嚷嚷着要让墨汀风带她去捕鱼,还要去林子里采山货,她要为晚上的宴请准备食材。

此处没有本体的限制,她不被前世印记折损,反而体能和精气神都好了不少,不必担心她的身体承受度,墨汀风也乐得陪着她折腾。

两人换上前一日他从镇上买来的粗布衣服出了门,倒真有点像一对隐士而居的小夫妻。

.

出了黄阿婆家院门向南走百余步就是那片绵湖,水质清透细密,微波粼粼,宋微尘这才意识到原来彼时在八卦镜里看到的那片闪光的大面积的白色就是这湖水。

她虽是只旱鸭子,可自小喜欢玩水,尤其喜欢浅水区那些各色各样的小生物,小鱼小虾小蝌蚪小贝壳……光想着宋微尘已经眉开眼笑,四舍五入这就等于过六一了!这种幻境以后还有吗?麻烦来一打。

忙不迭卷了袖子和裤腿,脱了鞋就想往水里窜,被一旁正忙着解渔网的墨汀风看见紧着一把拽住,“水凉!你水性又差,仔细摔进去再呛了水又要吃苦头。”

“不会不会,我看见那石头上有田螺!待我去捞个田螺姑娘上来给你当媳妇儿!”

宋微尘乐颠颠地往浅水区的石头去了,墨汀风拦她不住只能作罢,再三叮嘱着玩归玩,要注意安全,这才下渔网去了。

墨汀风记得宋微尘之前提过黄阿婆最喜欢黄虎给她做的红烧鱼,他琢磨着如果今天的渔获还不错,晚上可以给大家做一顿——总不能真让她掌勺给黄映芸夫妇二人做什么“避避烤”,听着就想避……

.

下好了渔网,两人回屋取了竹篓、弓弩和一把小锄头,墨汀风又给宋微尘装了一些水果和小点心,以防她路上喊饿,两人奔赴山林而去。

这下可遂了宋微尘想追兔子的愿了。

她在这山上是一秒钟都没闲着,追山鸡追松鼠追野兔——不过她不让墨汀风捕杀野兔,这么可爱的小东西,要真因她命丧黄泉,始终有点别扭。

但山鸡显然就没有那么好命,墨汀风用弓弩接连射杀了两只,宋微尘声称晚上要用山鸡肉给他做“烧鸟”吃,说这是她原本生活的地方某一个地域的人对“烤串”的称呼。

“你晚上当真要做那什么避避烤?”墨汀风心有余悸。

“要不这样?我指挥,你动手,这样保证不出错!”

宋微尘煞有介事,听得墨汀风没来由的替黄映芸夫妇俩紧张。

此时正值夏季,前两天又刚下过雨,林子里长了不少野生的蘑菇出来,看得她眼睛冒绿光。

“有山珍!配上湖里的‘海味’,看来晚上他们有口福了!”

(此处替黄映芸夫妇的消化系统担心一万字)

宋微尘说着伸手就往一朵白色伞盖顶上有一圈浅褐色斑痕的蘑菇摘去,墨汀风眼疾手快一把拦住。

“那是大青褶伞!有毒,吃了会恶心腹泻。”

“啊?这样啊……”

宋微尘讪笑着收了手,又走了几步,看到一窝棕红色,圆盖上面有着许多白色圆点的蘑菇,伸手又要采。

“那是小毒蝇鹅膏!误食会引起头晕抽搐昏迷……”

墨汀风此刻只想扶额,不由分说将她不安分的爪子紧紧攥在了手里。

“你好厉害啊!怎么对这些蘑菇认得这么清楚?”

宋微尘闪着星星眼看着他,丝毫没有半分惭愧之心。

“你要是活了一千多岁,也能分那么清楚。”

墨汀风暗自摇头,行为上却是依着她的所思所想,沿途细心注意着哪里有能食用的蘑菇,便去摘了放进背篓。

“说真的微微,很难想象你在原来的世界是怎么活下来的,我记得你说你一个人住?”

“有外卖软件呀,汉堡烧烤小龙虾,风里雨里送到家~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我们那儿叫手机的法器,可比那件破白袍强千百倍!”

宋微尘满脸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当然偶尔也亲自下厨做顿饭,我这个人呢,做饭主打一个吃不死就是好吃的原则——如果别人做饭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那我就是从百草枯到三只松鼠!嘿嘿……”活脱脱一个二皮脸。

墨汀风沉默不语,虽然这里面有很多对他而言的“生僻词”,但敏锐如他已经深刻感知到必定不是什么好话,不想给自己添堵就别深究了……

.

不过两个时辰,墨汀风采了大半篓蘑菇和时令野菜,捕获了三只山鸡,算是收获颇丰。

宋微尘也确实累了,于是他找了一片林间空地准备让她稍事休憩就回家。

树荫下清风阵阵,墨汀风背靠一棵大树而坐,长腿一屈一伸,宋微尘则躺在他伸直的那条腿上,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眯眼看天上白云变换各种形状,惬意无比。

两人都有些恍惚,这哪里是在藏匿着乱魄的幻境,分明是一处世外仙家。

“欸,话说司尘大人这个岗位有年假吗?”她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年假?”

本小章还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

“就是一年允许你有一段时间不上班,你可以成天在家摆烂或者出去浪,俗称带薪假期,是公司福利的一种。”

对于这句解释,墨汀风掐头去尾,应该说留头去尾,靠着听懂的上半句脑补了年假为何物。

“对于黑白二袍来说,没有案件就可以休息,你我都一样。”

“蛤?那岂不是有案件就一直不能休息?!啧,你们寐界都这么压榨高管吗?话说境主他老人家的HR部门设在哪里,我要去好好跟他们讲讲理。”

墨汀风将带来的柑橘剥开,喂了一瓣到她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