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3(1 / 2)

愿你上钩 止咳糖浆 4106 字 2个月前

开眼睛看对方一脸笑意地盯着自己看,催促道。

“嗯?”靳宇卓故意装没听懂,感受自己那根被后穴紧紧地吸吮。

“还要……”

哗啦一声,靳宇卓抱着他从浴缸站起来,把祁云安翻了个身。刚刚从后穴滑出的性器,瞬间又顶了进去,大力抽插起来。

跪趴在浴缸边缘,喘息着承受身后的动作,不断有温水溅在肠壁上,爽得他忍不住大叫出来。后穴进出的那根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祁云安感觉自己被靳宇卓带入欲望的洪流中,不断沉浮……

新学期开始,祁云安倒没什么太大感受,他的生活圈子一向简单。今天下午没课,去租的录音棚录了几首新创作的demo,最后又偷偷把《给老公的保证书》录了一遍。祁云安可不会承认这是迫于靳宇卓的淫威,靳宇卓想把这首录个视频,可是一想到那天弹唱这首歌发生了些什么,他就无法直视这首歌了。现场版是不可能了,勉勉强强录一首应付吧。

幸好暑假课还早,否则教学生的时候都会联想起靳宇卓干的那些事,这人真是太歹毒了,纯粹故意的。祁云安红着脸,把录好的歌都拷贝到U盘里。

周五在“夜色”演出完,刚进换衣间就被江骁叫住。

“你发现没?最近几次演出阿泽的小迷弟都没来了。”

“还不准人家有事吗?”祁云安对这些事不感兴趣,没怎么留意。

“所以说是铁打的乐队,流水的粉丝。最痴情的是粉丝,爱你的时候爱得死去活来;最绝情的也是粉丝,不喜欢你的时候,白送给他听,还嫌浪费时间了。”江骁摇着头感慨道。

“你这学期选修哲学了?”祁云安换好衣服,看了江骁一眼。

“我这是感慨,你没看之前那狂热的阵仗?这落差也够大的,怪不得感觉阿泽最近心情都不太好。”江骁也换完衣服了,两个人边说边聊,一起走出酒吧大门。

这边祁云安还没琢磨明白阿泽是怎么回事,那边靳宇卓公司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靳总,前台说钟泽要见你,要不要找个理由让他回去?”林言接到前台打过来的电话,过来征求靳宇卓的意见。

对方能想到是他,还不算太蠢。靳宇卓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离下一场会议还有半小时空档。

“不用,让他上来吧。”本来就没打算瞒着他,又何惧对方找上门。

没有等多久,林言推开门,带着钟泽进来。看靳宇卓冲他点了下头,才关上门离开。

“现在还有25分钟给你,建议钟先生长话短说。”靳宇卓示意对方可以坐下来。

“姚远是你安排的?”钟泽也不想兜圈子了,开门见山地问道。

自从那天被撞破自己和姚远的关系后,对方突然就跟他疏远了。开始钟泽以为是自己当时的举动让他不好接受,后来跟祁云安把话说开了,想明白后发消息跟姚远道歉,表示会认真对待这份感情。结果对方彻底从他眼前消失了,开始还能发消息只是不回,某一天发现所有联系方式都被拉黑了。

钟泽有一次曾送过姚远回家,但只送到小区门口并不知道具体楼栋。没有演出的晚上,他连续在这个小区门口蹲了半个月才把姚远堵住。本来是想把话说清楚,两个人好好开始,然而对方像看个笑话一样对他说,不会是当真了吧?自己不过是拿钱办事而已。现在事情办完了,自然撤了。

他思来想去不得其解,直到前几天江骁在祁云安脖子上发现了吻痕,追问起来,祁云安跟大家说已经和宇哥在一起了。钟泽才恍然大悟,唯一有可能的人只能是祁云安经常提起的“宇哥”。这个人不难打听,问下江骁就知道名字了,百度一下公司名称地址都有。钟泽来之前还抱有一丝幻想,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进来一见对方看自己的眼神,可以确定姚远说的人就是靳宇卓。